薛阿姨从来对林黛玉不逼近,何以第57回,遽然认她做了干女儿?

薛宝钗一家和林黛玉的关系非常微妙,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“金玉良缘”、“木石姻缘”之争,既然薛、林两家都在争夺宝二奶奶的位置,自然是竞争对手,她们的关系必然不太和谐,很多读者都有这样先入为主的潜意识。可立足《红楼梦》文本而言,薛宝钗一家和林黛玉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。熟悉《红楼梦》原著的读者都知道,薛宝钗、林黛玉自从第45回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,两人彻底冰释前嫌,结为闺蜜;同时,薛姨妈也于第57回“慈姨妈爱语慰痴颦”中,认了林黛玉作自己的干女儿,且看原文:

又摩挲着黛玉,笑道:“好孩子,别哭。

你见我疼你姐姐你伤心,不知我心里更疼你呢。你姐姐虽没父亲,到底有我、有亲哥哥,这就比你强了。我每每和你姐姐说,心里很疼你,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的。

你这里人多嘴杂,说好话的人少,说歹话的人多,不说你无依靠,为人做人配人疼;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,我们也洑上水去了。黛玉笑道:“姨妈既这么说,我明日就认姨妈做娘;姨妈若是弃嫌,便是假意疼我。薛姨妈道:“你不厌我,就认了才好。

——第57回

自从此回开始,薛姨妈真的认了林黛玉作自己的女儿。包括后文中,由于宫中的老太妃薨了,贾母、王夫人等人需要入朝随祭,便将管理大观园的管理责任暂时交给了薛姨妈。薛姨妈入驻大观园后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去潇湘馆,亲自手把手照顾林黛玉,林黛玉亦拿宝钗当亲姐姐,拿宝琴当亲妹妹,薛、林两家相处得很不错。

可问题在于,薛姨妈对林黛玉的态度转变实在太突然了,纵观《红楼梦》第57回之前,薛姨妈和林黛玉之间的交集并不多,而且往往是长辈对亲戚孩子的客气式关系。更为关键的是,《红楼梦》中曾明确记载,薛姨妈曾寄希望于促成“金玉良缘”,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第28回,薛宝钗收到元妃赐礼后的那番心理旁白: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,“金锁是个和尚给的,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”等语,所以,总远着宝玉。昨日见了元春所赐的东西,独她与宝玉一样,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。

——第28回

由此观之,薛姨妈想促成“金玉良缘”,那自然和林黛玉是敌对的关系,这自然也就解释了前57回她与黛玉不亲近的现象,可第57回,为何又突然认黛玉做了干女儿呢,这个态度的转变着实有点大。

关于这一点,上述第57回引文中,薛姨妈自己曾叙述了自己对林黛玉的真实看法,她自称自己一直很喜欢林黛玉,加上林黛玉父母双亡的身世,更加让她对黛玉心生怜悯,但她却不敢太过亲近黛玉,为何?

原因很简单:这里人多嘴杂,说好话的人少,说歹话的人多,不说你无依靠,为人做人配人疼;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,我们也洑上水去了。薛姨妈不敢太亲近林黛玉,是因为贾母很宠爱林黛玉,如果薛姨妈也“跟风”对黛玉好,难免会被荣国府的那些刁奴背地里说闲话:薛家真是马屁精,看老太太疼爱黛玉,她就跟着对黛玉好,真是心机的一家。

笔者私认为,以薛姨妈的个性,这些话应该都是她的心里话。薛姨妈不是一个会耍心机的妇人,也正是因为她慈祥有余,能力不足,过分溺爱薛蟠,这才导致了薛家后继无人,所以她对黛玉说的这些话,皆是肺腑之言。虽然薛姨妈的这些话是实话,但她同时也有意识地隐去了一个重要理由:金玉良缘的彻底破产。

第57回的完整回名是“慧紫鹃情辞试忙玉,慈姨妈爱语慰痴颦”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两者之间具有因果关联:“紫鹃试玉”导致了“姨妈慰颦”的发生。“紫鹃试玉”的故事是这样的:林黛玉的丫鬟紫鹃,为了试探贾宝玉对林黛玉的真心,故意骗贾宝玉说“林妹妹要回姑苏了”,结果贾宝玉登时发起了疯病,只有出的气,没有进的气,看见桌上的船只模型,就死死抱住,说是姑苏来的船,要接走她的林妹妹......这场风波闹得很大,阖府皆惊,甚至惊动了贾母,最后“解铃还需系铃人”,紫鹃前来怡红院,跟贾宝玉好说歹说,宝玉的病情这才得到了缓解。而“紫鹃试玉”也暗示了一件事:贾宝玉这辈子离不开林黛玉,如果薛姨妈强行要促成“金玉良缘”,到时候保不齐贾宝玉再变得疯疯癫癫,甚至会有丧命之危,到时候薛宝钗刚嫁进贾家就要守活寡,薛姨妈安能行此“虎毒食子”之事。

所以,“紫鹃试玉”带来的间接影响就是:薛姨妈彻底放弃了金玉良缘的期待,不再执念于此事,故而她卸下心中的重担,能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黛玉,并认黛玉为干女儿。。

相关文章